博客网 >

严歌苓《第九位寡妇》阅读笔记(二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车子快进村的时候,见葡萄吆喝着老驴从河上孙家的水磨房回来,隔老远,她便叫着问道:“俺妈呢?”

这时孙怀清才“呜呜”地哭起来。

 

葡萄的丈夫死了,葡萄咋样,小说没写。没写,那是因为没什么好写的,葡萄与他没什么爱也没什么恨。能写出什么来呢?葡萄的婆婆死了,小说写了。伙计去接孙掌柜,竟然没有注意到少了掌柜夫人。葡萄遇见他们,却一眼看出问题,失口问了句,“俺妈呢?”这是一句礼节性的问询。婆婆在的时候,让葡萄吃了不少苦。葡萄对她没有什么恩情。可是,婆婆让她吃的苦也没什么太出格的,都是一个严厉的管家婆分内的。葡萄也不能怪她。所以,葡萄对婆婆还是有敬畏的。她的问询,是昔日养成的敬畏作用的结果。孙掌柜听葡萄一问,失声痛哭。很失态。短时间内痛失两位亲人,太难过了。葡萄哭了没?小说又不写了。大概是没哭,葡萄不喜欢装饰,也没什么理由让她和孙掌柜一样痛哭。小说不写,挺合适的。留下一段空白,读者可以去想吧。

短短几笔,还是很值得玩味的。

 

<< 严歌苓《第九位寡妇》阅读之三 / 严歌苓《第九位寡妇》阅读笔记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ms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